沽酒归

世界第一低产,咸鱼快乐每一天

【喻黄】军训

*私设有,然后大概是暧昧向(?)
*一个爱唱歌但是老跑调的喻
*很渣很雷很ooc
  

  “卧槽之前教官说的被子到底是怎么叠的??”黄少天握着手里的一角军绿色被子,满脸问号,“这怎么叠成方方正正的块儿??”
  喻文州刚从黄少天的上铺爬下来,示意黄少天,向他展示自己整齐无比的方块被子:“听我唱歌我教你。”
  旁边另一个上铺的方锐满脸惊恐,慌一把把自己被子卷起来就向喻文州摇手:“班长莫开口!!您老想唱可以去卫生间,把门锁上!”
  “我们坚决禁止喻文州唱歌。黄少天你一定跟我们同一战线吧?”方锐下铺的叶修严肃开口。
  “是啊是啊。但我的被子怎么办啊??”黄少天抖了抖自己手里的一角被子。
  叶修嘚瑟:“早说了午休别睡,你看我被子纹丝不动就没摊开过。”
  这回军训宿舍四个人一间,黄少天看一眼方锐叠的被子软趴趴的,觉得舍里没人能救自己了。
  喻文州看了一眼手表,提醒道:“还有十分钟午休结束。”
  黄少天哀嚎一声,说:“第三次来我竟然还是不会叠!话说这是人能叠的吗是吗是吗,还什么被子要有十二条棱,怎么可能啊这!”
  “你一直都不会叠那你初一初二怎么蒙混的?”
  “前两年都是班长帮我的!可他前两年根本没这么爱唱歌!”
  喻班长和蔼微笑:“其实我还准备上联欢晚会唱。”
  宿舍一时静默。
  “喻文州你放过我们吧!!!”
  
  之后教官一吹起床哨,黄少天就飞奔去隔壁宿舍拖来郑轩求援。
  “郑轩你帮我叠我送你两包方便面!”
  “亚历山大啊黄少……”
  
  四个人在集合哨之前勉强搞好了宿舍内务。
  宿舍长黄少天虽然自己不会叠被子但是还是很用心地尽职尽责。
  “拖鞋摆在床尾鞋头统一朝外!对齐一条线不要歪!”
  “方锐你手机掉出包了还有你的调料包在床上到底几个意思啊?”
  “叶修今天你值日啊,扫地,冲卫生间!快快快快快快快!”
  
  下午站队,立正稍息踏步走。“一二一、一二一”地喊嗓子都快哑掉。
  他们在山上还格外地冷,穿成个熊都不可避免地在冷风中冻成狗。
  教官让原地坐下休息十分钟黄少天就噼里啪啦开始说话。
  “你说我们学校什么居心竟然让十二月份来山上简直冷得我开始怀疑人生!看看看,我穿得这么厚竟然都还手脚冰凉!”
  “那边有个勇士穿短袖。”喻文州指了指旁边不远的一个同学。
  黄少天转头一看,震惊地说:“哇北方人这么厉害的吗!那不是千里迢迢转学来咱们南方的大眼儿么!”
  
  教官发现王杰希穿着短袖就立刻发飙,叫他回宿舍穿上外套。
  
  去食堂吃晚饭的时候十个人一桌,黄少天趁机问同桌的王杰希:“大眼儿你真的很热啊?”
  大眼儿委屈:“午休睡过头,来不及穿外套啊。”
  
  晚上熄灯了,叶修窝在被子里玩手机,敲了敲上铺床板:“兄弟们开黑吗。”
  方锐黄少天一齐从各自被窝里坐起:“来啊来啊!”
  喻文州在自己铺上侧了个身:“其实开黑不如听我唱歌。”
  “……您老再见!”
  
  后来的实践活动有个叫中国结制作的,一众心不灵手不巧的直男叫苦连天。
  “扎了‘w’形,然后呢?!”
  “哎呀这一条线是压过去不是穿过去!单压双穿、单压双穿!教官说的你没听啊?”
  “这个线是怎么过去的?是不是钻那个小圈?”
  “你这个做错了……啊我好像也做错了……”
  “放弃治疗放弃治疗……”
  “……”
  女生倒是有好几个做好的,像是苏沐橙楚云秀,做得都很好看。
  前面教官看一眼时间,发现快到饭点了:“还没有做完的,通通停下!把线拆了交过来!针在板子上插好放进这个箱子!”
  黄少天觉得自己实在是劳神劳力损失精神,皱着眉头坐在自己板凳上,懊恼刚刚那中国结的最后一步没做好,越想越郁闷:“我刚刚应该直接把线穿过去的,它就是所有小圈都要穿过去……”
  突然间黄少天感觉到有人拍了拍自己肩膀,一回头一个歪七扭八但好歹做好了的中国结被塞到自己手里。
  喻文州对他说:“别难过啦,少天。”
  
  周四晚上的联欢晚会,喻文州真报了唱歌,节目还挺靠前,排第三个上场。
  他上台的时候,台下初一初二的学妹就开始叽叽喳喳:“天啊好好看的小哥哥……”“他唱歌一定也很好听……”“不知道小哥哥有没有女朋友呀……”
  黄少天听到,心想,真那么帅么?抬头仔细盯着台上喻文州的脸,好像确实挺好看的……不过唱歌是很不好听的。
  喻文州握着话筒听着前奏,注意到黄少天的视线,转头朝他笑了一下。
  “如可 找个荒岛
  向未来避开生活中那些苦恼
  如冬天欠电炉 双手拥抱
  可跟天对赌
  无论有几高 就如绝路
  隔绝尘俗只想要跟你可终老”
  喻文州开口就是地地道道的粤语,调却是从北极能跑到南极的。台下本来应援棒舞得厉害的妹子都被这歌震了一震,石化地停下了手里的棒。
  台上灯光照在喻文州身上,他对着黄少天的方向,视线与黄少天相接,目光温和、温柔,让黄少天不由得想起了之前掀开宿舍窗帘在窗外天空看到的月亮,轻轻泠泠的如水月光。
  
  “能共你
  沿途来爬天梯
  黑夜亦亮丽
  于山头同盟洪海中发誓
  留住你 旁人如何话过不可一世
  问我亦无愧
  有你可以 拆破这天际
  ……
  几多对 持续爱到几多岁
  不轰烈 如何做世界之最
  千夫所指里 谁理登不登对
  仍挽手历尽在人间兴衰
  几多对 能悟到几多精髓
  能撑 下去
  竭力也要为爱尽瘁
  抱紧一生未觉累”
  
  喻文州从头到尾都只看着黄少天,到了歌曲的最后,黄少天心脏突然有种被紧紧揪住的感觉,直直盯着喻文州,仿佛想要把他看穿,看一看他的心里想的……是不是和自己想的一样。
  
  直到最后从礼堂回到宿舍,黄少天都没敢去问喻文州那个暧昧的视线是什么意思。他这一次难得地少话。
  睡前方锐吃了一碗泡面,舍里都飘着泡面味,黄少天也没去吐槽他。
  他早早钻进了被窝里,脸朝墙壁。而心里在怦怦直跳,停不下来。
  直到都熄灯了十几分钟后他也没有分毫睡意。
  突然间他感觉到上铺的动静,是喻文州从上铺爬了下来,然后喻文州钻进了他的被子,从他的背后抱住了他。黄少天微微紧绷身体,听到他在自己耳边轻轻哼唱。
  “竭力也要为爱尽瘁,抱紧一生未觉累。”
  

  ————
  吃了喻黄很久还是第一次自己产粮XD灵感来自于自己前几天去的军训XD
  文里出现的那首歌歌名叫《天梯》

【忘羡】震惊,我的男神出柜了

*现代
*迷妹视角

房间里的空调还没来得及开,手里的冰淇淋也还没来得及舔一口就失去了冰冷渐渐融化。说真的,冰淇淋滴落在手上的感觉黏糊糊的,很不好受。而我的内心也像这手上的触感一样,很不好受。
房门的把发出“咔嗒”一声被母亲从外面打开,看到我握着手机发呆,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又走了。整个过程我完全没有发觉。
我盯着手机屏幕,新闻网页上的一个标题,像是要把那些字抠出来才好。
“震惊,天王蓝忘机出柜”
我不敢点下去,看着小图似乎确实是两个男人举着他们牵着的手。

高考结束,成绩也下来了,去哪个大学已经成了定数,于是我现在在这大学前的一段假期开始了放飞自我。我是个不起眼的平凡人,就像电视剧或者动漫里面的背景板路人甲。但我也有着自己的一份信仰。我的爱豆叫做蓝忘机。
当初我是从来不理娱乐圈的事更不会追剧的。但自从基友拉着我看了《魔道祖师》那部电视剧后,我就饭上了这个叫蓝忘机的男艺人。
“啊,叽叽!好帅好帅!我要晕倒啦!”
“那当然我家叽叽宇宙第一帅呀!”
“胡说八道!叽叽不是你家的,是大家的!噢,这个画面……我要去楼下跑圈!”
“天,带上我!啊,先给我张纸,鼻血出来了……”
“你一说我也流出来了……叽叽的裸背不可轻看。”
“沉迷男色,躺平升天。”

以上是我和基友在追《魔道祖师》时的对话。
《魔道祖师》是一部耽美剧,有这么帅的叽叽担任男主攻,我当然,连同基友一起,坠入腐海。
我和她都十分萌官方cp含光君和夷陵老祖的。
同时,也萌上了忘羡这对真人cp。
但是真的哭唧唧,就算经过大佬剪辑的忘羡的舔咪泌视频每看一次都更加坚定忘羡,可我们嘴上不说心里却都不能否认,魏无羡是个直男并且是个撩妹高手。要是哪一天他突然和哪个女生公布恋情我都不会吃惊。或者说,全世界都不会吃惊。
忘羡党心里苦但依然坚强地抠着糖渣渣维生。

而如今,竟然连抠糖渣渣的机会也不给我了吗!
于是我看着那几张被压缩得模糊得看不清人脸的小图,将怨恨的目光投向了蓝忘机身旁站着的人身上。
可能是过了十几分钟或者几十分钟,我终于闭上眼,认命并且视死如归地点开了那篇头条新闻。
先瞄一眼。嗯,左边的是叽叽……
再瞄一眼。嗯,右边的是……是……是?!!
魏无羡!!!!!!!

我晕倒的那一刻捂住胸口,忘羡的春天这是终于到了吗?
手上的冰淇淋终于散去全部冰冷地化为一滩液体,而房间的空调终究没能开启。

真是个美好的春天呢……哦不,夏天。

论如何把一个直男追到手,在线等,挺急的(论坛体)


1L 夷陵老祖
事情是这样的,我是个高三狗,最近我发现了一件连我自己都一下子懵了的事情。我喜欢上了一个男的。男的!!!但我也是男的!!!
在这之前,我真的十分非常很确定,我真的真的真的是一个笔直的直男,撩妹什么的随手拈来,也的确很喜欢和漂亮的小姑娘聊天。但是最近我发现自己有些不对劲了。我碰见我前桌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有表现欲,摆弄出风流倜傥放荡不羁的骚气样,同时心跳频率加快,手指忍不住紧张地蜷起来。对,我喜欢上了我的前桌。我常常装作漫不经心样去调戏他,不过他一般会无视我。如果实在无视不了,他就怒不可遏地吼我的名字。而特别欠揍的事是,这时候我心里竟然会有点小得意以及一丢丢小兴奋再掺了一些些小愉悦!夭寿啦我是不是需要抢救一下(´இ皿இ`)
但是我发现自己喜欢男的之后其实也没有很难接受,甚至是欢欣地接受了这个事实。现在吧,我和他都已经是高三了,我现在就想把他追到手。不然之后估计就会天南地北了。有没有朋友来给个直男攻略!!!

2L 土豆萝卜
占楼。这个贴子好像挺有意思。

3L 一问三不知
这种贴子好久没遇见了。楼主先说说那个直男啥样的?

4L 夷陵老祖
回楼上,我心上人老好看了,不过性子特别正经或者说是冷吧,特别有分寸的那种人,和小姑娘说话从来中规中矩的惜字如金。考试排名他常和我同列第一,学生会长就是他,很得老师青睐。哎,一看就是直得彻底的直男啊!我晓得学校女生给我们男生暗搓搓排了个什么颜值榜,我心上人他哥毕业后,他就担了这个什么颜值榜的第一。我心上人特别俊。

5L 一问三不知
楼主,你要小心了。

6L 夷陵老祖
嗯???不知兄此话怎讲?

7L 土豆萝卜
以在下多年腐女的直觉,这已经摆明了的,楼主你肯定是受。

8L 一问三不知
是的楼主,同楼上说的一样,你心上人肯定是攻,楼主你们要是在一起你肯定是被压的。所以,楼主你要小心了。

9L 夷陵老祖
我这么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明明一看就是攻的好吗?喂喂喂,楼不要歪了,讨论的是怎么把一个直男追到手啊啊啊!

10L 妃妃茉莉小爱
啧,好无聊的贴子。

11L 夷陵老祖
楼上无聊请戳左上角出楼。顺带一句目测楼上单身狗。

12L 小苹果
楼主,攻略是因人而异的,楼主讲详细些你和你心上人?

13L 夷陵老祖
也好。且称我心上人为小蓝(?
其实我跟他关系说不上好。呃……开学第一天我就和他打过架,因为我迟到了正翻墙进学校,然后被他撞见了,他一言不发就要告老师去。你们说我怎么办?当然得死命拦着他啦!然后就扭打到了一起。咳,万幸,打架的时候没被老师发现。

14L 小苹果
这个神展开【滑稽.jpg】

15L 土豆萝卜
这个神展开【滑稽.jpg】

16L 一问三不知
这个神展开+10086【滑稽.jpg】

17L 妃妃茉莉小爱
卧槽等等这个展开怎么好像莫名熟悉好像我室友的经历……

18L 小苹果
!!!楼上什么情况

19L 土豆萝卜
17楼难道是知情人士?!

20L 一问三不知
十七楼你出来爆料一两句?

21L 土豆萝卜
17楼怎么不见了?

22L 夷陵老祖
来康木昂北鼻,别睬十七楼了他网线断了。来来,咱们继续聊。

23L 小苹果
17楼目测真是楼主室友,哎,心疼17楼一秒钟【为他心疼.jpg】

24L 一问三不知
心疼十七楼一秒钟

25L 大小姐
心疼十七楼一秒钟

26L 土豆萝卜
心疼17楼一秒钟【滑稽.jpg】

27L 夷陵老祖
我和他的事乍一回想我脑袋还有些理不清,我就先挑几个重要的讲?
其实从头到现在,我和他都不大对头。怎么说呢和他大概就是他截获过我飞出去的小纸条我涂鸦过他的桌子?反正他叔父看不顺眼我。哎这是个问题呀他叔父看不顺眼我,要是之后我和他真在一起了,他叔父不让他嫁给我怎么办,毕竟他家里长辈只有他叔父和他哥哦?
虽说和他平日不对头吧,不过还是有一点共患难的情谊的吧。大概是高二的时候我回家路上被几个小混混给堵了,当时碰巧他路过我旁边,可能看见我被打得半死不活有点同情心就出手救我或者是觉得有损校容吧,然后我就和他联手斗混混。嗯还挺危险的,我记得对方手里有铁棍还是什么?啊说到这里,我忽然觉得我和我心上人还真该是有些情谊的。我替他挨过一棒子,呃,这算不算我救过他。

28L 含光君
不是因为同情也不是有损校容。

29L 大小姐
楼主你清醒一下你心上人原本就是为了救你才被牵扯进来,你帮他挨一下也说不上你对他有什么恩。

30L 小苹果
青春校园小说即视感。

31L 妃妃茉莉小爱
卧槽wwx你还好意思说这个!你真被打得半死不活都他妈送医院了好吗这么轻松地在这调侃个屁啊!

32L 土豆萝卜
哇室友回来了!室友你刚刚咋失踪了!

33L 妙手回天
目测室友是个口嫌体正直,上面一番话绝对是在心疼楼主

34L 妃妃茉莉小爱
靠说起这个我就气!刚刚我被wwx拔了网线,呵呵,我现在还被他关在宿舍门外。

35L 妃妃茉莉小爱
嗯??!三十三楼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心疼!!!

36L 夷陵老祖
呦,室友,这么快就接上网线回楼啦?

37L 妃妃茉莉小爱
哼!

38L 一问三不知
楼主,在下看到这里,觉得你最好先把你心上人约出来旁敲侧击一下。

39L 夷陵老祖
楼上的建议我尝试一下。嗯!大家等我弧一会儿,我约我心上人去。

【此处省略五十楼】

90L 种他种过的思追
楼主快点这里一堆干等着呢

91L 莲藕排骨汤
不是出什么状况了吧?

92L 妃妃茉莉小爱
啧,约床上去了吧?

93L 夷陵老祖
大家久等了真抱歉,还真出了状况。

94L 夷陵老祖
卧槽发小你这什么话??床你妹

95L 小苹果
楼主快别废话了!你这弧真长!到底出什么状况了?

96L 夷陵老祖
真是让大家久等了啊!!!刚刚我约我心上人吃晚饭去了。本来也好好的,开头都和我想的一样,一和他说要和他探讨一下数学题他就出来了。一般,酒后吐真言不是?然后我就悄悄把他杯里的水换成了白酒。结果,一杯!就一杯!!!他就倒了!!!

97L 土豆萝卜
所以……弧了这么久?

98L 小苹果
……

99L 大小姐
……

100L 我也是一把经历过不少事儿的剑
占,一百楼!

101L 小苹果
楼上怎么破坏队形!恶劣!

102L 妃妃茉莉小爱
wwx,你们现在在哪?我去接你。

103L 土豆萝卜
中国好室友

104L 种他种过的思追
中国好室友+1

105L 风景宜人
中国好室友+2

106L 大小姐
中国好室友+3

107L 鬼将军
中国好室友+4

108L 小苹果
中国好室友+5

109L 一问三不知
中国好室友+10086

110L 夷陵老祖
哦,发小你不用来接我了。刚好小蓝他家离我现在这饭店挺近,我把他送回家了……呃,然后我今晚就是,住他家了。

111L 妃妃茉莉小爱
你真不回来了?他家里没其他人?

112L 夷陵老祖
没。

113L 大小姐
噫,孤男寡男

114L 夷陵老祖
一百一十三楼,你妈知道你玩了这么久电脑吗?别以为我不认识你id

115L 夷陵老祖
呃,然后现在,大家们,咱们明天再聊?我心上人醉了我现在不方便继续在这里聊天了。

116L 一问三不知
嗯,懂得懂得的啦,快去照顾你心上人吧。

……

魏无羡放下手机,转头看向身旁的蓝忘机。更准确地讲,是身旁的扯着他不放的蓝忘机。
魏无羡颇为惊悚。蓝忘机怎么会像小女生一样揪着他的衣角!!!
“蓝湛,你醉了。”
蓝忘机拨浪鼓似的摇了几下头,“没醉!”
魏无羡暗搓搓地想:天啦噜蓝湛可爱死了!以后要多给他灌酒!弄醉!
魏无羡笑眯眯地捏了一把蓝湛的脸,哄道:“乖,你醉了,去睡觉吧。”
魏无羡连拖带推地把蓝忘机弄到床上去,没想到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腕。
魏无羡吓得哆嗦了一下,“蓝湛,你干什么?”
蓝忘机紧紧地盯着魏无羡,很郑重地说:“魏婴。 不是因为同情也不是有损校容。 ”
魏无羡:“啊……啊?你在说什么?”
“高二那次。”
“哦,你讲那个呀……嗯?!等等打住打住!”魏无羡突然想起了那个说了一句话就被埋没了的id:含光君。“你竟然有看那个贴子!!!”
魏无羡暗搓搓揉了揉自己的小心脏,心塞极了。完了完了完了……蓝湛应该是知道我喜欢他了吧?他不会恶心我了吧?我和他现在连朋友也做不成了吧?
魏无羡正一阵胡思乱想忽然被人扳过脸,视线和蓝忘机正正对上。
“魏婴,我喜欢你。”

昨天有参加过魏无羡那个贴子的人今天在进了那个贴子都感到十分惊奇。不晓得昨晚发生了什么,楼主竟然一大早就喜大普奔地发了几句话。
“谢谢大家的期待和厚望!!!我和我心上人在一起啦☆*:.。. o(≧▽≦)o .。.:*☆感谢一下不知兄的建议!!!还有就是!原来我心上人也暗恋我(双向暗恋还蛮吃鸡)!!!我们超开心地在一起了!我会和他一辈子的!!!”
对此,各人反应各有不同。
江厌离微微一笑退出了自己id排骨莲藕汤的账号,蓝思追默默在心底里祝福,聂怀桑莫名有种成就感同欣慰感哼哧哼哧摇起了扇子,温情笑眯眯地打了个响指,金凌见此也为他们松了一口气然后开始马不停蹄地补作业。
江澄么……黑着脸关了电脑,顺便将宿舍门给锁了不打算让魏无羡回来。
……总之,这是一个令大家都欢喜的结局!
江澄:我不欢喜谢谢

《忘羡大法好》记一个脑洞


从前,有两个紧挨着的村子,夷陵村和含光村。

这天夷陵村的几个孩子一如既往早早地起床直窜含光村去。

到了含光村村门口,领头的孩子停了下来,大声道:“今时今地,今人今队,夷陵村的未来花朵们,你们说,我们是什么小分队?!”

夷陵村的未来花朵们:“忘羡大法好小分队!!!”

那叫一个默契一个震耳欲聋。想来是这样的事折腾过不少。

忘羡大法好小分队的队员们一路到了含光村村长的家楼下,暗搓搓找了棵树爬了上去,熟稔地在树上的某个枝桠上停了下来。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看到村长家二楼卧室!

这个时候含光村长一定起床了。但他一定还待在卧室里头。

“啊,果然果然!咱们夷陵村长在含光村长家!”

“喂,你是新来的吧?好好看着吧,待会儿含光村长肯定会叫夷陵村长起床,而夷陵村长肯定会赖床,这时候就需要么么哒一个。一般过个一会儿含光村长又要叫夷陵村长起床,就又有一个么么哒。如此反复十几次,一个早上含光村长便会脸不红心不跳地收下了十几个么么哒。”

“哎副队长你讲的有点绕啊,村长来村长去的,我都要晕了。”

队长这时候站出来道:“那就叫两个村长的本名吧。咱们夷陵村长叫魏婴,字无羡,含光村长叫蓝湛,字忘机。哦对了,我要补充一下刚才副队长说的话。其实咱们做忘羡大法好小分队队员的,早上要是运气好,一般还可以撞见两个村长,嗯……”

新来的小萌新:“诶?!这个‘嗯……’是什么?”

队长高深地拍了拍新人的头,一本正经道:“小孩子不该懂的东西。”

一直侦察着二楼卧室的一个孩子忽然大叫起来:“噢!开始亲了!快来看快来看!”

惊得一整个队队员都赶紧转头。

从这个位置大概可以看到蓝湛俯下身子叫魏婴起床,魏婴揉了揉眼勾上蓝湛的脖子就是一阵软绵绵的亲亲!

“蓝湛,好蓝湛……让我再睡会儿……”

“好。”

再几分钟,又是这副画面重演。

忘羡大法好小分队队员全都鸡冻地嗷嗷直叫。

“噢!!!好甜啊!!!”

“是的!早上起那么早都值了!!”

“这个小甜饼甜得我铭记终生!我爱忘羡!”

“我们爱忘羡!!!”

忘羡大法好小分队这样边八爪鱼似的抱着树枝边大吼大叫,终于引来了含光村的巡逻小分队。

巡逻小分队依旧是几个孩子自发组起的队伍。

巡逻小分队副队长蓝景仪:“又是你们这个偷窥狂小分队!!!金如兰,又是你!!!”

忘羡大法好小分队队长正是金凌,他也气愤地喊道:“什么偷窥狂!我们这是从魏无羡那里传下来的基业!伟大的事业!!!”

蓝景仪:“胡说八道!你们……”

蓝景仪的话及时被巡逻小分队队长蓝思追打断:“好了好了,不要吵了,村子里好多人家都还在睡呢。你们看,这么大声地对吼干脆把蓝先生引来算了。”

金凌翻了个白眼。

突然,蓝湛家二楼卧室传来了“嗯……”的声音。

“蓝湛,好蓝湛,蓝二公子,蓝二哥哥……嗯……昨晚刚干过一回,今个儿就放了我这雏儿吧……”

“天天就是天天。”

“嗯……哈嗯……啊……蓝……蓝湛……”

声音也没多大更何况这还隔着一段距离呢。可怎奈忘羡大法好小分队和巡逻小分队的队员各个耳聪目明,这魏无羡骚里骚气的声音同蓝湛那一句“天天”都通通入了这些未来花朵们的耳。

巡逻小分队的人一概闹了个大红脸。

忘羡大法好小分队队员拍树大笑:“哈哈哈哈!瞧你们这些雏儿这么个青涩的小媳妇样儿!”

巡逻小分队队员气愤难当。

“无聊!”

“不正经!”

“不知羞耻!”

一个个急赤白脸地痛斥。

忘羡大法好小分队:“你们蓝家人怎么就会这几句呀,哈哈哈哈……”

队长金凌:“来,喊出我们的口号!”

“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的忘羡小分队队员,岁岁年年年年岁岁,终生为这伟大事业奉献和付出。我们的口号是,忘羡大法好!!!”